当前位置: 主页 > 医药病理 > 正文

国王生物医药见证西方医药发展史

发布时间:2017-11-27 10:40 浏览:

国王生物医药见证西方医药发展史

国王生物医药见证西方医药发展史

今天养生品、营养品已成为保健主流,从一氧化氮、辅酶Q10、纳豆激酶、酵素、盐藻、虾青素(雨生红球藻)、裸藻、马尾藻、小球藻、螺旋藻、岩藻、绿藻、玛咖、诺丽果、西番莲、酵素、益生菌、氨糖、软骨素、蛋白质粉、维生素、微量元素、矿物质、袋鼠精、棕榈果、番茄红素、葡萄籽、叶黄素、蓝莓等众多热点养生品中即可以看到科技的进步,也能看到历史的沉淀。这其中最为古老的当属英国国王生物医药,可以说是老树开新花。每个历史时期都能看到这个曾经代表皇族的医药发展轨迹,也见证了西方医药发展史。

对于今天的国王生物医药或许历史并不久远,但其背后的历史沉淀和风云变幻,也是人类探索生命健康的历史印记。站在历史的原点,能慢慢发掘这国王生物医药所见证的西方医药发展。今天更是一个医药发展巅峰的新起点,历史就是这样慢慢流逝中展现。。。。。。

在古代欧亚大陆,医药是皇族与神族的专利,多半是由传教士和牧师来担当治病救人的角色,一半通过草药,一半通过祈祷。这种半医半神的混合,绵延欧洲达上千年。以国王的名义,沐浴国王的仁慈和上帝的恩赐成为古代欧亚大陆医者与教者的融合,也是最早期国王生物医药的雏形。

国王生物医药是一部绵延众多欧亚大陆国家及十几个世纪的关于王族与贵族的医药发展史的缩影,更是代表着从古代开始到现代的医药巅峰,也是西方历史的一部分。因此提到西方历史,必须言及希腊。讲医学史、也该言必希腊。

但医药并非从希腊开始。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医和药。从某种意义上说,医学的历史也是人类的历史。古希腊是奴隶制度较发达的国家,它的哲学也很发达,所以它能把过去朴素的医和药上升为理论,成为欧洲比较古老的医学开端。实际上希腊医学也并不是希腊人独创的,其中一部分继承了古代埃及和巴比伦的医药知识。

古代埃及国王医药的发展

埃及早在6000多年前,就有了古埃及文化。当时医术很原始,疾病与迷信常混为一谈。他们治病通常依靠祈祷或请一些僧侣医生。因此,埃及人中最有名的医生,也是埃及国王的御用医生——医神伊姆荷泰普(Imhotep),被认为可以包治百病,而且能够守护人类死后的灵魂。最早期的医学与神学混为一体,也是早期以国王为中心的贵族医药代表。

尽管埃及医学中带有迷信色彩,但它孕藏着实际的治疗方法和对疾病的认识,这些是从“纸草文”(Papyrus)即埃及最早的文献中体现的。在这些纸草文中,记载了带有迷信色彩咒文、魔术:也有各种药物,如止咳药、吸入药、熏蒸药、坐药及灌肠药等。外科方面记载了割开法(即把脓疮割开)、烧灼法,还写到眼科方面的手术。在卫生方面,如住宅与身体的清洁等都有规定,且常把动物的分泌物和动物身体的一部分作为药物。有些还被国王药典收录,作为最原型的国王生物的一部分,也是国王的私有财产。

古埃及文化与医学相关的内容,还应提到“木乃伊”。木乃伊的价值,以现代人的观点来看,首先由它可观察到古人所患的疾病,有关节炎、动脉硬化、肿瘤等。最近西方有的医学家着手研究5000年前木乃伊身上是否有AIDs病毒类似物存在。如果有,则可证明AIDS病毒如同流感病毒一样,是由变异而来的。另外,木乃伊还可帮助我们了解尸体防腐法。尸体保存也是医学研究的一项内容,用什么药物可以将尸体保存五千年的时间,很值得后人深思。

古代巴比伦国王医药的发展

巴比伦和亚述约在公元前3000年末到公元前2000年初,形成奴隶制国家,他们都比较重视占星术,认为人体的构造符合天体的运行。这种人体是个小宇宙的观念,与我国古代颇为相似。由于认为人体是一个小天体,所以迷信天体对人体会发生重大影响。所谓占星术,即认为天体的变化和星体的运行,对人体的疾病、祸福都有关系。现在看来,这种观点当然是迷信,但也并非都是迷信。我们已知,太阳黑子的变化,会影响地球上流行病的爆发流行,所以古人认识的东西,现在也不能一概否定,天体与人体确是有一定关系的。

世界上最早的医学法律,是约在公元前1700年巴比伦国王汉穆拉比制定维护国王医药的《法典》,它是统治者保护自己阶级的医疗法律,其中规定:奴隶因医生手术而死亡或致盲目,医生须赔偿奴隶主全部或一半的奴隶身价,如果盲目或死亡者为绅士,则医生必定受到将两手切落的严厉处罚。明确反映出奴隶社会中奴隶主与奴隶的关系。也反映出医药更多服务于国王和上层社会。

古希腊国王医药的发展




上一篇:36家医院取消药品加成 长江日报报业集团
下一篇:新疆最厚全科医学专著《医药》出版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