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医改动态 > 正文

市场化无助解决看病难 我国医疗改革悄然转舵

发布时间:2017-12-30 13:48 浏览:

   
市场化无助解决看病难 我国医疗改革悄然转舵
 
2005年06月20日 04:54 中国青年报  
 

  本报广州6月19日电

  “我就是想来听听政策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在今天的全国民营医院管理年会上,广东江门市仁爱医院院长陈庭亮对记者说,本来他的医院要追加一些投资的,但现在有点犹豫。

 
 
 
     
 
 

 

  其实,何止是陈庭亮院长,就连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也有着许多疑惑。他在昨天的发言中说,“似乎在医院产权改革中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在他自己制作的幻灯片上,这句话后面被打上了3个问号。

  他说,前不久卫生部某司的一位领导明确指出:“产权改革不是下一步城市医疗改革的核心内容。”对此,廖新波的理解是,去年关于医院产权改革的争议较多,加上国有企业产权改革引发的“郎顾之争”,使得卫生部对下一步的医院产权改革更加慎重,对医院产权改革采取了缓行、慎行的处理方式。

  医改市场化无助解决“看病难”

  记者从最近一期的《医院报》上看到,《市场化非医改方向》的文章在当天报纸头版头条刊登。文章说,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新明在近日举行的医院与医药企业峰会上指出,当前医疗服务市场上出现的“看病贵”、“看病难”等现象,根源在于我国医疗服务的社会公平性差、医疗资源配置效率低。

  刘新明说,要解决这两个难题,主要靠政府,而不是让医疗体制改革走市场化的道路。

  正在参加民营医院管理年会的许多代表说,这应该是卫生部首次站出来否认“市场化道路”。

  一度,“市场化”成为许多政府官员和学者们鼓吹的一个口号。而且,在许多地方,这种“市场化”甚至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用廖新波副厅长的话说,一些地方将市场化理解成了私有化,理解成政府甩包袱。

  市场化动作最大的当属引起业界及政府主管部门关注的“宿迁医改”。

  从2000年初开始,江苏省宿迁市对医疗卫生机构产权制度和公共卫生防保体系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胆“手术”。到目前,全市所有乡镇卫生院全部实现了产权置换,由公有公营变成了民有民营;7家县级医院中的4家进行了产权制度改革,另外3家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这一年,恰恰是8部委出台《关于城镇医药卫生工作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以及卫生部等4部委《关于城镇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实施意见》的时间。

  在国家明确将医疗机构分为营利性与非营利性之后,部分“热钱”进入医疗服务市场。记者了解到,当前许多规模较大的民营营利性医院,也正是在这时建立起来的。

  逐利冲动让医院铤而走险

  在这种市场化的推动之下,一些公立医院也表现出了强烈的逐利冲动。从而出现了许多公立医院与民间资本联合办医。个别公立医院的设备、人才也被抽调去创利。

  “单纯以营利为目标的医院,在发展初期不免会表现出急于收回投资、牟取暴利的冲动。”据卫生部原医政司司长于宗河所知,许多民营医院把医生的工资奖金与盈利指标挂钩。如此,势必会让医生想着怎样从病人那里赚钱,而不是治病。

  这位老医政工作者认为,医疗机构应该强调它的公益性,而不是营利性。与医政司另一位老司长张自宽一样,他也不赞同将医疗机构分为营利性与非营利性。“这都是市场化冲动的结果。”于宗河说。

  一方面,政府官员和一些学者在鼓吹“市场化”。另一方面,一些专家学者及医卫工作者成了“保守派”。

  哈佛大学卫生政策与管理系教授萧庆伦指出:“医疗卫生事业全面市场化,是与市场经济理论背道而驰的。除了病人被‘宰’、被剥削,另一个后果是社会医疗保险体系会垮掉。因为医药费用不断上涨,社会保险根本出不起。”

  在美国生活过多年的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玲教授也加入到“反对阵营”。“希望依靠产权改革解决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是产权改革一试就灵的幻觉。”她认为,目前老百姓抱怨的焦点就是“看病难、看病贵”,那么即使体制从产权上改了,医院的收费还是很难控制下来。“现在有很多人都在说公立医院产权不明晰,其实我认为公立医院的产权很明晰,政府出资一般也很明确。所以,没有必要为了明晰产权而进行产权多元化。在产权不变的情况下,实行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在世界各地都有很成功的例子。”李玲教授说。

  美国模式适不适合中国




上一篇:医改“潜规则”激辩:为何收购公立医院困难
下一篇:山东菏泽医改存四大疑问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