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常识 > 正文

“一元钱治好不读书的病”:对知识的渴望还是对生活的焦虑?

发布时间:2017-11-22 15:35 浏览:

(原标题:“一元钱治好不读书的病”:对知识的渴望还是对生活的焦虑?)

2017年10月10日,“新世相”推出的付费知识服务“新世相读书会”以一篇10万+的微信公号文章为号角高调上线;

10月24日,“豆瓣时间”推出了宣传已久的《52倍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

10月30日,“罗辑思维”旗下的“得到”也击出一记重拳,一口气网罗50多位知名学者推出新专栏《刘苏里·名家大课》;

10月31日,知乎live邀请台湾歌手胡德夫来做了一次实时问答互动,在粉丝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如果说2016年还是“知识付费”概念兴起的时刻,2017年就是“群雄逐鹿”的一年。知乎、分答、得到、喜马拉雅的竞争日趋白热化,新入局的“豆瓣时间”、“新世相”来势汹汹,几个平台相继推出系列课程、专栏、直播等形式的知识付费产品,掀起一轮又一轮刷屏狂欢。

澎湃新闻()采访了多名知识付费产业的参与者,从互联网平台、作家、出版社到消费者,试图探寻“风口”背后的秘密。

一小时营收破百万:阅读神话还是营销神话?

在一篇题为《我想用每天1元钱治好你不读书的绝症,不服试试》的文章中,新世相公开了他们的产品模式:20-30分钟的书籍精读音频,名人学者助阵讲书,365元会员年卡制(“1天1元”),倡导“碎片时间,系统阅读”……不过,这些模式与口号都似曾相识,与“得到”等已经出现的知识付费产品差异不大。

“一元钱治好不读书的病”:对知识的渴望还是对生活的焦虑?

“新世相读书会”、“得到”、“豆瓣时间”的知识付费服务

而“得到”关于《刘苏里·名家大课》的推介文章,则将这个“大动作”称之为“象牙塔尖的学者们首次集体拥抱知识付费和知识服务”的“划时代事件”,推送文章《祝刘苏里老师和万圣书园生日快乐》也很快突破10万+。

整个十月,各大知识付费平台都在频繁地“放大招”,火药味也越来越浓。关于“新世相”是否抄袭“得到”模式的争议还未平息,又传出了“得到”高价挖角“新世相”作者的消息;而这种争夺,不久前已经在“知乎”和“悟空问答”之间上演过一次。

作为 “罗辑思维”旗下的知识付费产品,2015年“得到”上线后曾宣布创下“半年营收一个亿”的纪录;如今两年过去,为读书服务买单的热情依然强劲:新世相宣布“读书会”上线1小时即售出4000多份会员,一小时营收破百万;上线24小时售出超过1.2万份会员。

是谁在贡献购买力?新世相向澎湃新闻表示,“读书会”的购买者以年轻女性为主,女性用户数是男性的3倍。这与新世相一直以来的用户肖像是吻合的,其创始人张伟曾在采访中透露过他对用户的判断:20-30岁,生活在一二线城市的女性学生和白领用户。

新世相将这些读者的需求定义为:情感陪伴——“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工具,用书和知识陪伴我们的用户成长。”张伟曾在采访中表示,“新世相最终极的目标是情感链接。现代社会有两个痛点:一个焦虑是不够成功,一个焦虑是我很孤独。我做的情感链接都为了让你不再孤独,也让你变得更好。”

“几家平台共同点是我们都是在做知识流通的工作,都在试图缓解当代人的焦虑感。新世相过去的活动和服务帮几十万人起码多读了一本书。但我们越来越发现仅仅这样还不足够,用户对知识的渴望,对现实生活的焦虑还没能抚平,他们需要更多更系统的知识。”新世相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说。

“一元钱治好不读书的病”:对知识的渴望还是对生活的焦虑?

此前新世相发起过“新世相图书馆”等针对都市白领的阅读服务

“焦虑”是知识付费领域的高频词。一种是“知识焦虑”,得到创始人罗振宇写书题为《我懂你的知识焦虑》,高呼这是一个“知识焦虑的时代”,“只有改变才能看见未来”。一种是“时间焦虑”,新世相认定“听书是最符合这个时代生活场景的读书方式”,“高效、快速、碎片化、核心内容的阅读,更能够帮助现代社会的用户利用时间,20分钟讲述书本精华的方式,比传统的阅读更符合他们的使用场景。”

正是基于对这种“时代症候”的一致判断,各大平台为用户献上了大同小异的解决方案,归根结底就是:付钱,替你读书。而互联网平台在运营方面的能量,使得读书这件事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红火了起来,尽管从一开始就伴随着争议。因此,知识付费的崛起,与其说是一个关于阅读的故事,不如说是关于“焦虑”和“制造焦虑”的故事。




上一篇:夏季如何护肤 夏日护肤小常识【图】
下一篇:转向助力油多久换一次 这些小常识80%的人都不知道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